?
  大河藝術網   大河美術網   大河收藏   大河藝術家   加入大河藝術家    
?
二級頁面廣告條
美術快訊
◇ 河南省文化和旅游廳關于開展2019--2020年度非物質文化遺產科研課題申報工作的通知 ◇ 關于做好2020年普通高校藝術類專業考試工作的通知 ◇ 【悼念】著名書法家、河南省書協副主席謝國啟先生逝世 享年55歲
 當前位置:大河藝術網 > 美術資訊 >正文

張衛民丨節氣里的故鄉(新二十四節氣歌)

來源:大河藝術網  |  2020-01-06 12:31:53  |  選擇字號:[ (大) (中) (?。?/A> ]


立春?節氣里的故鄉(一)

文/張衛民

用二月的燕尾
將去歲與今春裁開
將那些單調的黑白
與多元的彩色
分成對襟
用上升的陽氣
與鵝黃的鴨掌
撩撥開冰封的河面
口吐泡泡的魚
將節氣的紐扣一粒粒奉上
手執規矩的句芒
度量完季節 月份的長度
再用雪花抽出的銀絲
嫩芽吐出的金線
引東風穿針

新年的盛裝便開始縫制

立春
就是新年的第一??圩?/span>
一年之計在于春
釘好它
打春 開工


雨水 · 節氣里的故鄉(二)

文/張衛民

希冀 溫度 春風
匯聚成雨
耳軟完吳語
便開始滋潤京腔
炸響的鞭花
長調的雁鳴
于煙雨中應和
水墨里的耕牛
油畫里的乳燕
詩詞中的明花暗柳
音律中的宮商角徵羽
驚竄了飛奔的動車
淋濕了
春天的心旌


驚蟄 · 節氣里的故鄉(三)

文/張衛民 

平地的那聲驚雷
是你的 我的 他的
所有聚集的和聲
作為陽光的信使
穿越到地下
爬上樹梢
亦或深入到內心
只是分分秒秒的事

以桃花的名義
黃鸝的名義
或者是鷹是鳩
都不太重要
一冬的蟄伏
其實是給寒冷
一次表演機會
正如那陽光
誰家的門前都會照耀一樣
即便是事物的反面

我們從屬于水
所有的生命
都是水的化身
雨水過后
蟄伏于這個世界的生命
都開始流動
也包括石頭與泥土
驚醒的
是一種情緒 某種理念
或者是夢



春分 · 節氣里的故鄉(四)

文/張衛民

夜的黑魚
與晝的白魚
首尾咬合
旋轉于眸子之中
游成混沌,游成鯤
涇渭分明的水逆流而上
銀河倒流成黑洞
左右等分的眼
一半待炎
一半看涼
太陽躲在黑夜中納涼
花朵在火焰中封凍


清明 · 節氣里的故鄉(五)

文/張衛民

碎成花瓣的陽光
繼續墜落滲進水
滲進泥土
人世的背面
風景被黑暗淹沒
曾經繁茂得如樹
強壯得如雷如電的先祖
在等那道赦令
我必須
在清明之前趕回故鄉
用香火
喚回今年的鳥鳴
從春天開過的列車
一閃而過
一個影子追趕著另一個影子
豌豆纏繞著豌豆
麥子花眼了
那些慢慢變重的光
需要我靜靜聆聽


谷雨 · 節氣里的故鄉(六)

文/張衛民

和漢字同歲的谷雨
從上古 從天際 從夜色 
一路趕來
那些潮濕的哭聲
以及嘩啦啦的笑聲
結伴而至
飄在水面的足跡
就是
各自的原形
讓我們把這些形狀風干
打結
裝入字典
再趁著這場雨
帶著種子 石頭 詩
把自己種下
讓向上生長的
更接近陽光
向下修行的
更深入泥土


立夏 · 節氣里的故鄉(七)

文/張衛民

 變聲的蛙鳴
 在青葉尚薄的初荷上
 跳躍
 羽翼漸豐的陽光
 在水珠晶瑩的眸子中
 旋轉
 泛黃的心事
 于青杏毛茸茸的葉間
 閃爍
 杜宇聲聲中
 弱冠之年的立夏
 一揖
 別過春天


小滿 · 節氣里的故鄉(八)

文/張衛民

是一種希望
也是一種囑托
在這段時光里
盡量多地
收藏陽光 水 風雨
以及塵世的善良
學會分辨燕麥 稗草
仰頭 低頭
遠離那些害蟲
及流言蜚語
適應
忽冷忽熱
和突如其來的變化
不負光陰
和那群
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兄弟
小滿
是一種走向成熟的自信


芒種 · 節氣里的故鄉(九)

文/張衛民

沒必要舉行什么儀式
春天里收獲多少
并不重要
錯過就錯過吧
只要信心猶存
重要的是下一季時光
讓過去的及早過去
四季是相扣的環
地球不會停止轉動
歷史也不會結束
失之東隅
收之桑榆 
這個節點我們要做的
是忙收忙種
芒種不種
再種無用
錯過了春天
就讓秋天補償吧
芒種
忙種


夏至 · 節氣里的故鄉(十)

文/張衛民

佇立于
北回歸線的邊沿
眺望北方
那些葳蕤的綠
遮蔽著視線
隱藏于陰翳下的生命
忙碌而有序
骨肉分離的鹿角
脫殼的金蟬
以及喜蔭生長的半夏
讓您
不敢再逾越雷池半步
熱情過度
與仇敵無異
即使不逾紅線
緊跟的三個伏天
也會讓這個世界
望而生畏


小暑 · 節氣里的故鄉(十一)

文/張衛民

飛龍在天
九五之尊的小暑
卑恭而謙遜
大與小
在這個節點上
已無關緊要
那些不能自已的熱浪
只是習慣而行
向往陽光的物種
就像好龍的葉公
面對小暑
只能躲在地球的背面
葉子的背面
融進別人的影子里
真正接受那份熱情的
深深扎進泥土的根


大暑 · 節氣里的故鄉(十二)

文/張衛民

追日的夸父
渴死在途中的日子
應該
就是這個時候
室外
那些洶涌的熱浪
和伺機掩殺的蚊蟲
隨時
都可能奪門而入
懼怕這些的
似乎只有人類
洪水中
淹不死的蛙聲
繁華熱鬧
暴雨過后
拔節的玉米
呼嘯生長


立秋 · 節氣里的故鄉(十三)

文/張衛民

順著一片落葉的脈絡
追溯
來時的路依然清晰
那些錯落有致的陽光
稀疏不同的雨點
翻滾于枝頭的雷聲
都記錄在案
以何種形式
交接于秋
似乎并不重要
你曾經做過的事情
影子清楚
年輪清楚
土地清楚
自己更清楚
立秋
只需要一片落葉


處暑 · 節氣里的故鄉(十四)

文/張衛民

在溫文爾雅的節氣中
用“處”字
與暑組合
我只是有點打抱不平
暑天
的確
令人狂熱焦躁
但也讓
所有的植物枝繁葉茂
沒有三伏的熱
幾乎就沒有秋天的果
立秋后
處決一個并非
十惡不赦的暑天
似乎
有點不太厚道


白露 · 節氣里的故鄉(十五)

文/張衛民

 一些真相
 只有退場之后
 才可以看清
 譬如處暑后的白露
 沒有溫度支撐
 潛伏于瞳孔里的夜
 與隱藏于空氣中的水
 突然無處藏身
 飛揚的荻花白
 浮不起蟬的黑
 那些聲嘶力竭的鳴叫
 溶不進那滴露珠
 水與水靠得太緊
 反而容易分離
 這正如塵世的事和物
 白露為霜
 露是露
 霜是霜


秋分 · 節氣里的故鄉(十六)

文/張衛民

秋色平分
晝夜等時
本不是常態
秋風乍起時
赤道的另一面
春天正悄悄來臨
來一場
說走就走的旅行
其實
你只需
一雙強有力的翅膀
從春到秋
那只草尖上行走的蛇
追逐的
只是影子和自己


寒露 · 節氣里的故鄉(十七)

文/張衛民 


隱于鄉野
目睹 
繁華后的鮮花和果實
次序退場
枯葉的痛 
是踩碎前的那聲叫 
從細雨春風 
到愁煞世人 
秋后 
死去再生的風 
將不再可人 
水珠的白
 源于狂熱后的寒 
明月的清輝 
秋蛩的悲鳴 
所有的炎涼世態
 皆是自身的反射
 今夜之后 一滴露珠
 足可以容下一個塵世


霜降 · 節氣里的故鄉(十八)

文/張衛民

當月光擱淺在黎明
脫逃的玉兔
于故鄉的晨霧中
躍入
白的蘿卜
紅的辣椒
黃的野菊之中
那些
曾經讓
灰塵與衣服分手
藥的殘留與水果分手
秋與冬分手
并且相互示好
互不干擾的水
開始堅硬
當水學會拒絕
果實學會用甘甜
迷惑味覺
硬殼包裹的種子
無為中的悲憫
便能在這寒冬中
安眠

立冬 · 節氣里的故鄉(十九)

文/張衛民

那個大局已經布好
西風正在驅趕著
最后一輪的
落葉 鳥兒 盡快撤離
敦促
那些曾經狂躁的生命
靜下來 再靜下來
冬眠或者
坐下好好聊聊
視野逐漸開闊
眼神和影子
不再躲躲閃閃
大家共同在等待
等待 小雪 大雪
將大地抹白
將過去的
恩恩怨怨 孰是孰非
歸零
暫且
靜寂一段吧
讓我們
負責地給水和溫度
找個家
讓他們不再遷徙
給云與星星
在故鄉
找片天空
讓她們悠閑地飄
或者
從容地分娩

小雪 · 節氣里的故鄉(二十)
文/張衛民

認識冬天
必須從小雪開始
當土地關閉接納之門
中年的雨便和風一起
開始堅硬

空曠源于舍棄
舍棄葉子,舍棄枝梢
舍棄末節
舍棄所有的冥想
讓蛛網虛空,讓天空虛空
讓溫度虛空,讓欲望虛空
飛不進冬天的蚊蟲
與走不出故土的靈魂
相互糾結
草在房上
路在云上
低垂天幕中
我看見
一位兩鬢如霜的劍客
須發飄揚
攜風而至


大雪.節氣里的故鄉(二十一)

文/張衛民

正如
春節前必須歸鄉的兄弟
和那產卵前必須洄游的魚群
大雪
一定會在
那些恒溫的 冷血的
有形的 無形的
生靈 事物
遠走高飛或者背叛逃離之后
準時赴約
腐葉之下
土壤之下
巖層之下
擠壓得太久
習慣于
折疊 扭曲的溫度
以升騰的姿態
出迎
這情景
讓我想起官道旁
那些正直而怯懦的鄉親
以及
他們曾經揮起又放下的手
那高懸于天空的太陽
遠走之后
從未露臉的深藏地下的巖漿
以及藏于巖漿里的暖
維系著
走不脫也不愿走的
這些土著的生命
飄 
這冬天的長子
只管飄著
丈量著天地之間的距離
人心與人心的距離
冷與暖的距離
一層
一層
一層地覆蓋
田野 群山 鄉村 城市
目光以及冥想

我們留不住陽光
就盡量不讓地暖外泄
用誠心包裹
暫時
阻斷交流
阻斷往來
讓陽光向下
引力向上
大雪飄然 歲月安好


冬至.節氣里的故鄉(二十二)

文/張衛民

說與不說
嚴冬已真實存在
我們拒絕寒冷
但不拒絕這大千世界
雪掩蓋了真相
我們就用耳朵觀察
聽冰層之下
魚兒的囈語
臘梅枝頭
花蕾的滴答

讓我們
認真地搟皮盤餡
小心地捏好餃子的邊沿
每一個餃子
都是每一只耳朵的前世
為越過這個冬天
我們已準備了充裕的餃子
凍掉我的左耳
我們就讓韭菜雞蛋餡的餃子長出
讓韭菜騷動春天
讓金雞叫醒黎明
凍掉我的右耳
我就讓羊肉蘿卜餡的餃子
長出
讓羊喚出暖陽
讓蘿卜羅布善良
如果凍掉我的雙耳
我就讓我吃過的餃子
全盤長出
成為六耳獼猴
一棒揮出
打出一個粉妝玉砌的世界


小寒.節氣里的故鄉(二十三)
文/張衛民

等冷掉進季節的底部
等溫情只能用雪花表達
等大呂的一聲鳴響
由雁至鵲到雉
凍僵的叫聲
已不能阻止心中的光明
水安睡于隆冬
風無所適從
東門外的桃林棲滿騷動
南枝上的鵲巢在逐漸豐盈
西山里的鴝聲忽暗忽明
歸途中正飛翔著雁鳴
小寒即至
歲至寒冬
日子沉淀
步履前行
冬與春的距離
只是這段冰層
讓我們塵封過去的時光
讓我們靜待春天的黎明


大寒.節氣里的故鄉(二十四)

文/張衛民

讓我們重視這個節氣
沉下心冷靜地體會這徹骨的寒
和寒冷中的世間百態
認真觀察呼吸里升騰的霧氣
以及霧氣中的憐憫和溫情
慢慢體驗眼睛鏡片上瞬間的結晶
以及結晶里閃爍的光
我們習慣于
在春天里等待果實累累的秋天
在夏天里期盼冬天雪花的晶瑩
在秋天里回望春天的爛漫
在冬天里
冥想夏日水中的嬉戲

我們的靈魂總是追不上匆忙的腳步
我們的欲望一直壓迫著能力
狂熱
讓我們感受不到血的溫度
得意
讓你鄙視原生態的友善

大寒之后
回春的大地將重新恢復喧囂
大寒過后

那些風干的雪花將無法珍藏



詩人簡介

筆名:花間一壺酒

張衛民(花間一壺酒)河南詩人,做過教師,當過電視臺特約記者,現在做教育管理工作。熱愛詩歌。曾發表宣傳、文學作品近千篇?,F為河南省作家協會會員,河南思客特約作家。


編輯:林輝
相關閱讀
?
新浪围棋官方手机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