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河藝術網   大河美術網   大河收藏   大河藝術家   加入大河藝術家    
二級頁面廣告條
馬東陽

馬東陽

藝術家簡介

馬東陽,1971年生于河南魯山,河南省美術家協會會員。醫生為業。1996年畢業于河南大學美術系。擅長油畫,兼及水彩。1998-2001在中央美院進修油畫,期間曾為北京榮寶齋西畫廊簽約畫家。2016年為雅昌藝術網簽約畫家。作品多次參加省內外及全國衛生系統美展并獲獎。多幅作品被省內外機構和個人收藏。數幅作品在北京、上海藝術品拍賣活動中拍出。

1993年 油畫《春》榮獲河南省第四屆大學生科技文化藝術節  一等獎;1995年 在洛陽“七碗堂”紅茶館舉辦個人油畫展;2004年  油畫《有樹的風景》被大唐電力收藏;2006年  鄭州市一澈藝術舉辦個人油畫展;2006年  水粉《風景》榮獲第五屆“河南省五四文藝獎”銀獎;2007年 共青團河南省委授予“時代先鋒 青年典范”榮譽稱號;2013-2014年   大河健康網多次視頻和文字報導;2014年   自費在西班牙,法國學習,寫生;2014年   東方今報專版報導;2015年  油畫《靜物》在瀚海拍賣公司拍出(91期);2016年   在雅昌河南藝術中心舉行《馬東陽繪畫作品展》同時雅昌藝術網簽約畫家。


大河藝術網聯系方式:0371——67117707

無夢不徽州——2017春季皖南寫生
大河藝術網 時間:2017-06-05 23:05:22


文/馬東陽

二月的早春,仍有些許料峭的寒意。但皖南的粉墻黛瓦,煙雨黃花早已讓我春心萌動。那是一個讓所有水彩畫家做夢的地方。法國歌文水彩顏料,意大利法布里亞諾,法國康頌水彩紙,英國溫莎牛頓水彩筆,外加幾支湖筆和勾線筆,我為這次寫生準備了堪稱豪華的“畫具”,懷揣著一顆“驛動的心”,急不可耐的踏上了南去的列車。

皖南古稱徽州,下轄歙縣,黟縣,休寧,祁門,績溪,婺源六縣?;罩萦小鞍朔职肷揭环炙?,半分農田和莊園”之說。境內山丘屏列,嶺谷交錯,波流清澈,溪水回環。加上白墻青瓦,欞窗雕花,菜花黃,桃花紅,你可以在這里發現心中所有的的色彩!

徽州是中國三大地域文化之一。有徽商文化,新安理學,徽州戲曲等,當然,讓我著迷的,自然是徽派建筑,徽州村落和民居,以及徽菜美食了。

油菜花開的時節,適逢皖南的春雨,這正是我想要的天氣!煙雨朦朧,天空呈現出紫灰或鉛灰色的調子,煙,云,雨,霧分不清楚,高高的馬頭墻,在煙雨中自然就是水彩濕畫法的絕佳對象。墻頭的黛瓦,在陰晴變換的天色映照下,呈現出靛青,灰綠,藍紫等各種顏色。本是白色的粉墻,歲月和年輪讓白墻染上煙灰,土黃,磚紅,赭色,墨綠等各種顏色,潮濕的地方生了苔蘚,附在剝落的青磚上。承載著滿滿的鄉愁。

悠長的小巷,在雨中安靜而又寂寥。淺紫色的青石板路,雨水淋過,泛著耀眼的白光。小巷的兩邊,是高高聳立的馬頭墻,或是斑駁的粉墻和磚石。墻角生滿了青苔,雨水在青石板的縫隙里,緩緩的流淌,沒有一點聲息。

我獨自一人,撐著傘,漫步在這些雨巷,細雨輕輕地打在傘上,那傾訴的,是消逝的時光。我獨自一人,撐著傘,彷徨在這些雨巷,心中默念著戴望舒的名詩《雨巷》:

撐著油紙傘,獨自

彷徨在悠長,悠長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著

一個丁香一樣的

結著仇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樣的顏色

丁香一樣的芬芳

丁香一樣的憂愁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不知道這些幽深的小巷里,發生過多少纏綿悱惻,悲歡離合的愛情故事。而那些愛情故事的男女主角,是否也曾經,像我今天這樣,打著油紙傘,在雨巷里漫步,彷徨……

從合肥驅車向南300多公里,一路春雨云煙,到黃山腳下。第一站是屯溪古街和黎陽古鎮。兩家靠一座明代的古橋連接。橫江,率水與新安江匯為一江春水,從古鎮腳下緩緩淌過。天光陰沉,由于時間太晚,光線太暗,不畫畫了,在淅瀝的雨中,打著傘,在古鎮轉了一圈,品嘗了著名的小吃“毛豆腐”。古鎮雨中即景,已經讓我無法按捺創作的激情。

早晚的調子是最迷人的。6:10分,我按照手機查出的日出時間,早早地起床了。從不會打擾同伴,畫家的生活,本該這樣。我打個車,來到屯溪老街,寫下第一個作品,屯溪老街。和許多古鎮一樣,屯溪的商業化也很明顯,但老的徽派建筑基本上保存完好,完全滿足我對古鎮的想象。這個時間店鋪還沒開門,我可以自由選擇寫生的角度。清晨的陽光斜照在潔白的,層疊掩映的馬頭墻上,和暗紅,褐色的門板窗欞形成了美妙的對比。

徽州古城。進古城已經是下午了,我追著導游問,哪條街道最老最舊最破,導游告訴我,過了大學士牌樓,直走就是最老的一條街。這條街很窄,走了沒多遠,在兩條小巷的交叉口,左手邊一座老屋讓我找到了感覺。老屋的一層是磚石結構的,二層是老舊的木質結構,前方小巷深處是稍新一點的建筑,傍晚的陽光照在白墻上,很亮。時間緊迫,就這里了!我以最快的速度打開畫箱。老實說,這一張并沒有多少徽州古城的韻味,不是很滿意。這里的導游應該接待過畫家,臨走的時候,導游告訴我,看你的作品,漁梁壩你應該喜歡。

趕到漁梁壩的時候,天氣突然放晴了。漁梁壩是新安江上游一條攔河壩,是古徽州一項重要的水利設施,距今有1400年的歷史,號稱“江南第一都江堰”。

新安江和練江交匯的地方,就是漁梁古鎮。聽說在古代,漁梁是徽州的物資集散地,相當于現今的物流中心城市。果如導游所言,如今這里好像是一個被游人遺忘的古鎮,建筑更加破落,除了兩家幾乎沒有顧客的小餐館,幾乎沒有旅游配套的設施。顯得更加寂寞和蕭條。小鎮在陽光下面靜靜地躺著,一切顯得懶洋洋的。鎮上的居民顯然不多,青壯年都外出工作了,鵝卵石的小徑兩邊,三三兩兩坐著幾位沉默的老人,訴說著無盡的年輪和滄桑。然而正是這樣,它才是值得所有的藝術家沉思發呆的地方。由于沒有過多游客的打擾,我在古鎮最有名的老藥鋪門前,一口氣畫了兩個多小時,畫完都中午一點半了,同伴餓的眼睛都綠了。不過還都堅持著說,只要馬哥能出精品,挨餓也值了。

挨餓對畫家來說,是最司空見慣的事。徐悲鴻在法國留學的時候發現,饑餓的時候,畫家的感覺更敏銳。

在歙縣住的賓館旁邊,是新安江和一條不知名的河交匯的地方。早上起來,江面上煙波浩渺,霧靄蒸騰,烏云和淡紫色的遠山融為一體。有一座長長的橋橫跨在江面上。岸上是絢麗的草地,和幾棵鵝黃色的柳樹,我在這里一口氣畫了兩張。

雨下了停,停了又下??諝庵袕浡焊哪嗤恋男任逗筒嘶ǖ姆枷?。由于正在修路,我們一路泥濘,趕到許村,還沒有進村,我在村莊的外圍,看到煙云籠罩的小山腳下,靜臥著一片徽州村落,近處是裸露的紫紅色的泥土和片片的金黃色的菜花。這是我想要的構圖。在泥濘的田間刻苦工作了兩小時,作品總算完成了。

一路走來,呈坎古鎮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這里的建筑以磚石建筑為主,顯得更加厚重,木雕磚雕更加精美。徜徉在呈坎小巷中,相機的快門就沒有停過,心里暗自后悔路上耽誤時間太多,早點到就好了。

“西塞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本是唐代詩人張志和描寫太湖旁邊風景的詩句。但拿來描寫皖南呈坎的風景,也很貼切。由于呈坎古鎮堅持了以文化旅游為主的導向,不過度搞商業開發,呈坎古鎮顯得更加原汁原味。連臭鱖魚,毛豆腐,筍干面這些經典的徽菜,呈坎的味道也更地道一些。廚師做菜的時間好像也更長一些。我找了一家古色古香的客棧住了下來。木質窄窄的樓梯,木制的樓板,踩上去,咚咚,吱呀作響。雕花的大床,蠟染的窗布簾,古舊的家具,推開窗戶,是一條小河,遠處是田野和遠山。這才是畫家居住的地方。在這樣的仿佛是奶奶住過的房子,每一次呼吸,每一聲嘆息,都是那么傷感,亙古而悠長。

在呈坎這樣狹窄的小巷里寫生是一項很艱難的工作,每遇到較大型電動車路過,我都要側身讓過。如果是三輪車,我都要站起來,把畫架倚在墻邊,自己側身貼墻,方可通過。最重要的,我所處的是小鎮的交通要道。清晨,全村拉糞的環衛車都要經過我這里,一不小心會蹭上糞汁,關鍵是糞車雖已走遠,濃郁的氣味會在小巷里久久不散,回味無窮。

很幸運,到西遞的時候,驟雨初歇。古樸的小鎮仿佛剛從水里撈出來似的,一切都濕漉漉的。一進村,許多租售畫具的招牌,讓我進一步確認,這是一個畫家云集的地方。本打算繼續在古鎮里畫那些徽派民居,但村口的一幅天然的水彩畫讓我停下了腳步:雨后的天空陰云密布。藍色,淡紫,墨綠,遠處的小山由遠及近,呈現出不同的顏色。中間是幾株野樹,有聚有散,有暖又冷。樹木掩映之間,是小村的一角。近前是盛開的油菜花和春耕的田野。就是這里了!作品完成的時候,一個在附近寫生的美女,和我的作品合了一張影。

寫生的最后一站是宏村。由于是周末,游人很多。后悔應該在不是周末的時間來宏村。還好,能見到細雨霏霏的,春日里的宏村,還是很幸運的。不愧是《臥虎藏龍》等多個電影的外景地,宏村的名氣顯然要更大一些。如果把呈坎,西遞,徽州古城比作一個滄桑的硬漢,宏村則是一個多情的少女,因為有了月沼,南湖,宏村平添了許多柔美的氣息。在宏村的兩天,我的寫生幾乎是夜以繼日,心情始終處在亢奮之中。有一張從下午畫到了華燈初上。個人感覺,精品出來了。

“一生癡絕處,無夢到徽州”。本是明代劇作家湯顯祖表達孤傲情緒的詩句,但被后人有意無意的理解為對徽州人間仙境的贊美。由于皖南太美,便無人自討沒趣,再去深究這個詩句本來的含義了。


無夢不徽州。在皖南寫生的時間,每天都像在春雨中酣夢,不愿醒來。





新浪围棋官方手机下载 河北11选5走势图技巧 山东11选5杀号定胆 股票权重股是什么意 河内五分彩 走势图 点点盈配资 一肖中特,刘伯温精选资料 乌鲁木齐股指期货配资 福彩3d跨度振幅走势图表 排列三走势 国际开户自助领取彩金